“用你那芬芳的乳房將我在公路旁埋葬”、“來將我埋葬,來吧,姑娘,震撼我吧,達到高地”……汪峰新專輯《生來彷徨》中《高地》的歌詞被網友炮轟為“太露骨”。而在專輯中收錄的《這感覺怎麼樣》、《貧瘠之歌》和《謊言之軀》里也出現了尺度較大的用詞,不少人發出疑問,汪峰的歌曲一向是勵志、溫暖、向上,這次為何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,甚至有人質疑汪峰是在炒作。(1月5日新華網)
  認識汪峰是因為那首《春天裡》,不過我最先聽到的還是旭日陽剛版本。在我聽來,旭日陽剛纔真正唱出了這首歌的味道,讓眾多飄泊在外的打工者和辛苦打拼的年青人感同深受。汪峰老師當年在追求音樂夢想的時候,應該也是歷經坎坷的,否則也創作不出這麼多催人奮進,勵志銘心的好歌。但不可否認的是,旭日陽剛是因為《春天裡》才火的,而汪峰是因為旭日陽剛纔更多的進入大眾的視線里。
  但嚴肅的汪峰老師不這樣認為,當旭日陽剛唱他的歌參加商演,他洋洋灑灑寫了五千字聲明表明態度;當未婚生女,閃婚閃離這些情感八卦抓人眼球時,他在演出現場向章子怡表白,還帶著八分鐘演講;當成功牽手國際章,上頭條被網友不斷調侃時,他在大愛音樂節上唱到流淚,向觀眾這樣發問:音樂人是否還有存在的價值?好音樂是否還有存在的價值?這就讓筆者不明白了,這麼一個嚴肅的音樂人在新專輯里的歌詞為何會如此的不嚴肅?
  如果說“磅礴的下體”具有象徵意義,那“用你芬芳的乳房將我在公路旁埋葬”難道是車震的暗喻?如果說“一個人做愛一個人哭笑”只是技術含量方面的問題,那“如果我此刻袒露心底,我們將無法達到高潮”更像是浪蕩公子欺騙無知少女。可能像汪峰老師在微博里說的一樣,也許我們真的不懂藝術,但至少筆者知道,就算是在這個自由開放,全民寫詞的時代,不論是陽春白雪還是下里巴人,藝術創作也依然要有底限。在認真聽完汪峰新專輯里的所有歌曲之後,筆者還是感覺到,裡面充滿詩意的歌詞並不是必須,而多少有些刻意。
  藝術家是要經過時間的沉澱,要有讓觀眾信服的作品和受人尊敬的人品。藝術家是對這人一生的評價,是在這個行業里獲得的最大肯定,是至高無尚的榮譽。音樂是唱出來而不是說出來的,音樂人其實是愛音樂的人,在這行業里,重要的是堅持做自己。可能新專輯的歌詞里多少有點汪峰對媒體輿論的反擊,但也有意無意間又為自己增加了話題。在專輯的形式大於內容,功能大於實際的今天,他一面哀嘆著這個時代的“空虛”,一面卻為這場“空虛”的全民調侃游戲,給他帶來巨大的收益而不勝欣喜,只能說,汪峰離藝術家這個稱呼還真的有點距離,而且汪峰也應該明白,歌手非詩人,歌詞創作與詩文創作之間還是有著界限與差別的。
  昨天的你,擁有“怒放的生命”,憑著一顆“勇敢的心”“飛得更高”,去追求藝術的“光明”。如今,“生來彷徨”的你,放浪著“不羈的生命”,拖著“謊言之軀”,哼著“貧瘠之歌”,去搶占娛樂的“高地”,“這感覺怎麼樣”?我只想說,我還是喜歡“春天裡”,那個曾經青春勵志的你。
  文/朱丹  (原標題:歌手非詩人,春天裡的你才最真)
創作者介紹

lbyoqdbsntku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